褚光希祢豆子

褚光希祢豆子

是生之所言宜稱之。聖人共以記天地文理,賢者用記聖人之文辭。

下后,复发汗,昼日烦躁不得眠,夜而安静,不呕,不渴,无表证,脉沉微,身无大热者,宜干姜附子汤。朋好中皆想望是书,渴欲一见,故命工梓行。

昔冠军将军武威太守刘子南从尹公受得此方,永平十二年于虏界交战败绩,士卒掠尽,子南被围,矢如雨,未至子南马数尺,矢辄堕地,虏以为神人,各解围而去。即各与药,明早并起。

小極者,各應其部界而止也。然子已知之矣,□□不復重戒子也。

治生聚財當以何為大戒,而得致當乎?今反信一人之言,寧可用不?

按查《玉篇》“芤”字本音“苦侯切”,知前人所改非妄,故从之。真人知之耶?

Leave a Reply